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ll always be here.

Memories stay.

 
 
 

日志

 
 

拾得杨花双泪落  

2010-09-22 09:30:30|  分类: 痛·爱(我在古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墙头红杏粉光匀。宋东邻,见郎频。断肠城南,消息未全真。拾得杨花双泪落,江水阔,年年燕语新。见说金娘埋恨处,蒺蓠沙、草不尽。离魂一只鸳鸯去,寂寞谁亲?惟有风,委露托清尘。月下哀歌宫殿古,暮云合,遥山入翠颦。

元好问 江梅引

“不是要你为我赴汤蹈火,也不用你山盟海誓,说什么一辈子也会照顾我。一个男人为所爱的女人死而后已的机会,说不定今生今世也不会出现。至于承诺,也许会消逝。然而,在我不想动的时候,肯为我去厨房倒一杯热茶,或者在我疲倦的时候帮我抹脸和换衣服,这些机会,一辈子多着。他不必爱我到永远,谁知道永远有多远?在我渴求的时候,此刻就是永远。当我说:“可以帮我绑鞋带吗?”而他愿意俯下身去为我做一件多么微小的事情,那一瞬间,便已经是永远。” 张小娴。

泰和中,西州士人家女阿金,姿色绝妙。其家欲得佳婿,让阿金自己选择。同郡某郎独华腴,归以文采风流自名,女欲得之。尝见郎,墙头数语而去。他日又约于城南,郎以事不果来。其后从兄陕右。女家不能待,乃许他姓。女郁郁不自聊,竟用是得疾,去大归二三日而死。又数年,郎仕,驰驿过家,先通殷勤者手持冥钱告女墓云:“郎今年归,汝知之耶?”闻者悲之。

这是一首悲悯洋溢的挽词。那些被时光淹没的容颜,如花般浮现。那些被抄袭的命运,简单而深入地动情。我不知道,沿着历史的枝条,我能找到怎样的花朵或绿叶。用什么才能舀走那些深埋于心的遗憾或悲痛?用什么才能舀出泪水中的纯真?失血的容颜,让我有一种被切割的疼痛。我一直想和你说话。说我们共有的命运。自焚的命运。飞蛾扑火的命运。义无反顾地扑火。

一生赢得是凄凉。

追前事、暗心伤。好无良夜,深屏香被,争忍便想忘。万水千山阻,魂杳杳、信沉沉。良天好景,深怜多爱,无非尽意相随。

离开的人还没有回来。你的心里洒满了灰烬。把自己掏空的灰烬。在一种静默的暗示中,你走向了谁?今夜,月光如水,流过我的桌子。是否能流到你的心田?我坐在窗前,安静而怜惜地读完了你的一生。关掉灯。一个人孤独地沉默。思绪随意游走。

心里只有一朵如花的容颜,开得让人心疼。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梦醒后,哪里才是你的归属呢?无事孜煎,万回千度,怎忍分离?而今渐行渐远,渐觉虽悔难追。纵再会,只恐恩情,难似当时。你怎么能相信时间,可以再次把他带到你的生命当中呢?

“ 只要聆听,便有美景出现/只要思念,便有你降临/丝竹再美,美不过修篁/美不过羌管悠笛,花好月圆// 只要驻足,便有昙花绽放/水袖再美,美不过墙柳//美不过似水流年,如花美眷//倘若来世再见你的容颜/与你执手,于翠霭亭/三千年水泽孕育的灼灼/似游园惊梦,蓦然回首/随吴侬软语一往情深//只要静心,便有奇迹出现/只要冥想,便有你降临/骊歌再美,美不过灰烬/那出销魂折子戏,依然上演。” 卢文丽诗。

一个人的生命,就如同刚刚划过我们的一颗流星,转瞬即逝。那些曾经牵过的手,那个曾经被拥抱过的身体,那些曾经被亲吻的唇温,仍然还在心里温热着。仍在还在心里荡漾着它自己的波澜。同时又留下了一些空白、碎裂、疼痛和冰冷。让自己独自背负。人已经不可接近。它们是一个深渊。无法填补的深渊。让我们越陷越深。

叶下双花结伴,藕丝多绪牵难断。怎么能断绝对他的思念呢?怎么能断绝对他的渴盼呢?怎么能断绝对他的情思呢?怎么能断绝那颗给他的心为他准备的呓语呢?怎么能断绝和他的约定呢?那时,他牵着你的手,说,今生我愿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你肯定是感动的泪流满面。虽然我不相信誓言,但这样的誓言,却能打动那颗蠢蠢欲动的春心。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是的,那颗荡漾着含苞欲放的春心,是怎么也无法关住的。那些粉红色的

心事,盛开着灿烂的少女的思春的情怀。你像一朵盛开的红杏,在春天的怀中沐浴着阳光的洗礼。他的目光的洗礼。你在他的目光中融化了。你在其中游动。你交出了你的思念。你为他打开了一扇门。通向你的内心。

他是你的阳光。他是你的方向。他是你的爱情。他是你的守候。他是你的春天。你的美丽,他的沉醉。你们频频地约会。你们时时想见对方。那颗被爱情点燃的心灵,有着一种饥渴。一种需要彼此去浇灌并解决的饥渴。那擦出了爱情的火花,我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照亮通向你们彼此的道路。他在你的心里点起了那些沉埋了很久的情爱的火种。他在你的心里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在你的心里刻上了他的身影。

相互吸引的内心,相互溶化的灵魂。相互深入的情爱。他静静地坐在你的心里,成为你永远的初恋。魂牵梦萦。却是身在天涯海角的远。如今素藕抽条未放莲,晚蚕将茧不成眠。若比相思如乱絮,飘得让心生疼。两心俱被暗丝牵。有万般千种,相怜相惜。

你在城南苦苦等他的到来。可是你等老了一生,也没有能等到。等待,其实就是一种消磨。一种从青春一下子滑到衰老的消磨。他的消息已经真切地消失了。你怎么呼唤,也得不到他的回应。你的爱在你的心里,弥漫成怎样诗意的孤独,诗意的伤痛了呢?我可以体会。等到让人老。思君令人老。这是古诗十九首中的一个妻子,怀念自己的爱人所写的悲歌。

你遇到他,是宿命。你被他的才华所征服。他深入了你的心灵。你的目光看见他柔情如水。女人一旦爱上对方,他就是你的唯一的光芒,将引领你走一段路途。他已经走了。他的背影,甚至你都无法看见,更谈不上用泪水的目光去触摸了。你从心里发出的呼唤,翻过沧海桑田,翻过时光的栅栏,能找到他么?

你成了他的囚徒。你的爱在你等待的孤独中不停繁殖。不停死去。又无法拒绝。那深藏着守望和爱的心里,为什么布满了无比沉重的哀愁?你的欢乐被他带走了。那颗被他融化的心灵,那双被他占领的眼睛,为何疼痛,为何潮湿?你怎么能游过这千里万里的距离,找到他呢?没有方向的找寻,是件没有意义并痛苦的事情。

我不知道,此时你是否有过幸福的片段涌过你的心灵。但我知道你陷入等待中,彻底绝望。我知道,你一直不愿转身离开你的等待。深情的用心的等待。我知道,你一直在脉脉含情地遥他的远方。海子说,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我知道,你一直在心里盛放着最后一点希望。我知道,你一直舍不得告别最后一点回忆:这是他在的地方。

拾起了凋零的杨花。飘落的疼痛。你双眼饱含深情的泪水,遥望着他的归期。江水宽阔,你无法横渡。真得想知道,在你的眼里那饱含深情的泪水,是一种怎样无力的绝望和悲痛。我真得想知道,用你深情的泪水,是否能看到他的身影。每年都有四季的变幻,每年都有燕子从远方返回,每年都有花开花落,可是他却一去不返。

他在你的心里留下的回忆,无声无息地敲打着思念。那些从心里涌动的音符,鱼群一样游动在你的心里。人生有情泪无声。经看来,不是杨花地,点点是离人泪。浮尘欢会少。劳生怨多。有人离人凝泪眼。明月不谙离恨苦。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不知道多少幽怨,和泪泣东风。秦女吹箫引凤。去访碧纱仙洞。一去杳无踪,细雨春寒花冻。

如梦。如梦。总有会期何用。何事不归来,平地把人消瘦。千般思念,万般埋怨,又有何用?瘦骨支秋,守等檀郎信。你一个人。孤独地等。在夜里。在无数寂寞的夜里。等到让自己绝望。孤独地绝望。你想给他写信。写一封长长的信。像一条长江。可以永远流淌在他的心里。穿过他的心扉。

那盏独自清瘦的孤灯,在你的心里照亮了什么?那盏独自消瘦的孤灯,寂寞地燃烧着你的青春。思念追索着他的身影。那些向你内心挺进的是什么?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梦断漏悄,愁浓酒恼。宝枕生寒

,翠屏向晓。门外谁扫残红?夜来风。玉箫声断人何处?春又去,忍把归期负?此情此恨,此际拟托行云,问东君。一个叫做李清照的女人,这样孤独地凄凉地唱着。唱着。一直唱到让我心疼。一直唱到我泪流满面。

皑皑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竹竿何袅袅,鱼尾何蓰蓰。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卓文君 白头吟

《古诗赏析》曰:““凄凄”四句脱接暗转。盖终冀其变两意为一心,而白头相守也。妙在从人家嫁娶时凄凄啼哭,凭空指点一妇人同有之愿。不肯着己身说,而己身已在里许。用笔能于占身份中含得勾留之意,最好灵警。”

懂得,所以疼痛。突然间又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张美丽的容颜:卓文君。当年司马相如以一曲《凤求凰》打开了那颗寂寞的春心后,她在夜里决绝地和他私奔。那时这样的女人,是要被处死的。何况况且卓文君还是一个寡妇。那时的女人不像现在的姑娘,想爱谁就爱谁。

甚至还可以一心爱很多人。那时的女人要背负很多的沉重的道德和伦理观念。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私奔,是需要一种勇气。一种掷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卓文君是一个才情洋溢的才女。那些暗藏于心的情爱如花盛开。多情地盛开。义无反顾地盛开。司马相如懂得了她心里的寂寞。所以他轻而易举地就打开了那颗向很多人都关闭的春心。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成婚不久,便离开她去长安做官了。男人也许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岁月如风,转眼逝去。几年后,司马相如寄了一封信给卓文君。信的内容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卓文君是一个才女相当聪明,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这些数字中唯独缺“亿”。“无亿”就是不会再想她了。卓文君知道他的心变了,想离开她。君心已变。那已经改变的心,通常是坚硬的。怎么才能使它柔软呢?

卓文君非常伤心。写了这样的回信:一别之后,两地相悬,说是三、四,却谁知道五、六年,七弦琴无人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断,十里长亭望眼穿,百般想千般怨,万般无奈把郎怨。这是一个女人的悲歌。是一个女人内心苦苦挣扎的痕迹。司马相如收到回信后,想到了过去的一切,想起了那个月亮并不明亮,星星稀疏的夜里,她毅然地跟他私奔,他拉着她的手,很温暖。于是,放弃了离开卓文君的想法。<以上只是我的虚构,天知道司马相如最后到底为什么放弃娶妾而甘于和卓文君平淡地过上一生。>

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这么有才。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这么刚烈。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这么决绝。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这么幸运。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这样敢爱敢恨的魄力。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让那已经离开自己的内心重新回归。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成功地挽回那颗善变的心。只有卓文君办到了。由来只见新人笑,此时那闻旧人哭。一切都会变旧。一切都会衰老。而那个肯在茫茫的红尘中拉着你的手不放的人,那个肯数着你的白发到老的人,那个肯亲吻你布满皱纹的脸的人,才值得你一辈子去爱。

他是否向你伸出了自己的手,目光深情如水地流过你的心灵。对你说:执子之手,愿与之偕老。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可这一心人,此时在哪里呢?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是一种需要时间沉淀的情感。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也只有时间才能消磨。喜欢消磨这个词,有一种缓慢的改变。

人在何处?泪眼不曾晴。来来往往的慨叹,让我深感灼痛。心已经随思念而去。你被什么清晰在历史当中?你用什么唤醒那沉睡的心灵?穿行而过的时光之风,吹落了什么呢?起起伏伏的阴影,一直在追索着什么?内心在思念中归于渴望,渴望在等待中归于沉寂。轻轻叩开时光,你是否能看见什么?

痴情是一种折磨。

那些在你心里暗暗凝聚的是什么?告诉我,在这个短暂的生命旅程中,你用什么才能找到那颗远去的心灵?告诉我,当你穿过距离或时光,那被轻轻折断的是什么?告诉我,当你沉静在孤独和沉静中,那被轻轻打湿的是什么?告诉我,用什么才能安慰你的深情?告诉我,那在你心里一点一点凝固或融化的又是些什么呢?

枕前发尽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

这个时候,我坐在夜色中央,在一盏瘦弱的微灯下,用清澈的目光读你那凝结于心的秘密。我感受到了一种阔大的孤独。我成了一个诗意的男人。那个逝去的容颜,一次又一次点燃我的思索。那些经过历史的泪水,反复照耀我们憔悴的身心。不要说告别。不要跟我说告别。不要说没有希望。好吗?就让我们一起在时光中慢慢变老。就让我们一起慢慢在时光中找到幸福,找到幸福,找到幸福 。

那些背负苦难的爱情,是否还能绿意勃发么?一瞬间,该失去的统统失去。你花朵般的心灵,轻缓地淌出怎样的思念呢?难以自拔的情爱,有着怎样苦涩的泪水?夜凉如水。思念燃烧。夜晚无比漫长,你用什么挽留那汹涌滴落的相思泪?你又有什么挽回那已经远离的翅膀?

心事苦,和泪开。永夜深沉月似烟。清恨寒如雪。心断路沉沉。暗枕空凝血。

你在他的目光中迷失了自己的方向。所有的心动把你隐藏在他的生命中。只是情爱如水,温暖地溶化你内心的春意。那荡漾的情思,深居在你的心里。让你拥有一座花园。一座等待的花园。守望他的到来。可是,你用尽了全心也触不到他的体温。你向他盛开了自己的爱情。他在你的心里燃烧着一些初恋的味道。你的幸福,在哪里?

泪滴衷肠,哽咽难说。屈指归期无限恨。流得愁怀万叠。

在你的心里,有一座花园已经荒芜了很久。那不停翻动你的是他的目光和笑容么?思念播下了怎样的种子,让你静静地聆听那些从你自己内心深处淌出来的爱语。等待啊,等待延伸了你的孤独和找寻。那些守望的莅临,在无边的寂寞中独自凋零。轻轻地撼动了苍白结局。

你深情而火热的手,握不住他的爱情。你深情而痴情的心灵,触不到他的心跳和体温。你的守望成了一种花开花谢的绚烂和落寞。他为何幽居在你的心灵深处,不曾走出你的思念,来拥抱你站在夜风中越来越凉的身体呢?你仍然深情如旧。只是他却不再温热。

你眼中那一闪一闪的泪光,是一种暗伤。你眼中那温情脉脉的荡漾,是一种渴盼的祈求,还是一种默默的守候?那些为你绽开的心事,火红了怎样的思念?那些从你的心里拱出来的是什么?那些从你的寂寞里拱出的又是什么?我知道,你看不到他影子般的身影。他已经遁入了你无边无尽地思念。无声无息地回忆。

那些在夜里淌出你的呓语,他是否能够听到?我想你一定倚在岁月的门口,用一颗深情的心灵读他的遥远。我想,你一定站在时光的渡口,等待那远去的帆影来载你走。那个人,如同被你读轻的微风,萍踪浪迹。如同被你读瘦的月亮,独自照耀着一种泪水的光泽。今夜,你用自己的一腔深情,细语着自己强烈的渴盼。对他的渴盼。如此遥远。

泪水轻轻滑地你的脸颊。那些为了爱他而生长的哀愁,能在你的心里写上或拭去些什么?你殷切的目光越过那远方的心扉,筑就一座守望的花园。绝望的花园。你的目光如一只被折断翅膀的鸟,无法到达远方。你的思念如一群受伤的鱼,无法游动他的爱里。你内心忧怨地诉说着自己的悲凄。

你用什么才能打开他?我知道你内心所有的等待的,所有的思念,都在哭泣。哭你不能成为他的结局。美好的幸福的结局。掘开自己。那在你的心里悄然游动的是什么呢?那在你的回忆里黯然沉淀的又是些什么呢?他的缄默,你的深情的诉说。专心于等待。专心于思念。专心于孤独的寂寞。爱情本身就是一场孤独和落寞。一场风花雪月过后的孤独和落寞。无边无尽的孤独和落寞。

你用自己

的泪水,到底在送什么上路,或者送什么离开呢?缓缓而来的悲痛,苍白,要你忍受。你总想用自己的深情,等来一个温暖的怀抱。你总想用自己的一生,等来一个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永恒。你总想用自已所有的温柔,等来一个个无限温情的夜晚。他一次次樌你如花绽放的心灵。雁字无人寄得。玉骨西风添瘦。相思无力。苦在莲心。

桃花人面知何处?人面是否还能依旧?好梦被谁偷换?在岁月的长河里,你用什么才能寻找他漂泊无定的消息?在时光的摇篮里,那晃来荡去的身影,是一种怎样的命运?虽然无数次地梦见他,虽然无数次地在梦里和他相见,虽然无数次地在梦里和他拥抱,然而梦醒后才发现自己所拥有的,仍然是孤独。

注入了你等待的东西,是什么呢?遥遥无期的等待。在生命的旅途之上,你所拥有的只有回忆。空洞的透支的回忆。海角天涯的尽头,是否伫立着你们爱情美好的结局?我很想知道这个答案。沉默年代,不应该,太遥远地相爱。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是否还在?

那埋着你内心满腔怨恨的地方,长满了很多无望的野草。那在草上所表达出来的情感,茫茫无尽。那从草中流淌而出的到底是什么?那些缤纷的野花,是你脸上摇摇欲坠的泪滴,缤纷了生命的意义。那些初见他时脸上的羞涩的晕红和强烈的心跳,现在平息了么?他的身影离开了,仿佛带走了你的灵魂。你像那只被丢弃的鸳鸯,寂寞无比。孤独无比。谁能体会你的心事,你的孤独,你的思念,你的渴盼,你的深情,你的绝望呢?

失伴鸳鸯独自飞。

思念如一只鸽子一样飞向远方。没有落脚的地方。你只能无语地面对远方的远。你只能沉默地等。沧海桑田地等一个没有归期的身影。没有答案的回答。在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夜里,你在自己的心里拾起了那些因等待凋落的温情,抚慰那些被遗落的青春。“年年雪里,常插梅花无好意。挪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李清照词。

失伴的鸳鸯,只能独自飞越沧海桑田,天涯海角。只是能飞到哪里才能找到他呢?这一直是困惑你的问题。内心黯淡的。没有方向的。难道你们是偶然的相遇?你难道不是他最终的永恒?只是他的短暂。难道他只是你的过客,不是你的归人?你用怎样的期盼唤回那已经上路的人?你站在孤独的深渊中,带着怎样的绝望告别你的思念?缱绻的思念,让你嘶哑的鸣唱。他的远方:你的受伤。

“鸳鸯,水鸟,凫类也。雌雄未尝相离,人得其一,则一思而死,故曰匹鸟。”鸳鸯一直被人形容那些正在恋爱中的青年男女。中有双飞鸟,白鸟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可是,你只能独自面向他的远方,暗自垂泪歌唱。孤独地歌唱。留得罗襟前日泪,弹与征鸿。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谁怜憔悴更凋零?

一切都在被风吹走。你将自己委托给了纯洁的事物。有谁能穿过历史,穿过尘封的时光,在一个月光明亮的晚上,望着那古老的故事,深情地缓缓地唱起哀歌,悼念你的爱情?远处的青翠的山峦,像你因悲痛而微皱的秀眉,渐渐消失在夜色中。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写自己的内心了。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写,爱情的伤。

那在夜里,独自向远方飞翔的,仍然是你么?在你的心里,那朵“勿忘我”盛开着什么呢?我想问你,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你孤影向谁去呢?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